他們用燒紅的鐵在他的腰側烙印,古斯塔夫站在距離他十步左右的地方,嘴巴一開一闔,應該是在講話,但是康拉德記不得內容了。
疼痛是他對古斯塔夫唯一的記憶。

文章標籤

海皇洛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