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5布列依斯

其實小公主在出R5的隔天就升R5了
(沒有當天升R5是因為R5當天我上班)
不過由於當時還在忙連隊的特訓、以及我手頭上還有兩篇文嗷嗷待哺(?)
所以一拖就拖到了現在v.v

在進入正題前
除了例行的話癆、劇透注意及為賦新詞強說愁(?)外
有件事我要先提醒
我其實不太喜歡布列依斯
如果不是因為他曾經是古魯瓦爾多的對應角
這支角色我並沒有打算要升他
(所以布列依斯,你能拿回記憶真的要感謝古魯瓦爾多幫你加了很多分)
會想要寫布列依斯的R卡心得,也是因為布列依斯的R5真的太精彩了XD

但是由於我對布列依斯並沒有一份愛存在
因此這篇R卡心得對比古魯瓦爾多和弗雷特里西的心得
恐怕粗糙不止一個層級Orz
更重要的是,我不會幫布列依斯的行為找藉口
事實上由於我對他真的沒什麼好感
因此對於他的一些決定及做法,我會比較偏向負面的解讀
這點請公主粉絲們在閱讀這篇文章前一定要特別留意

我眼中的布列依斯,絕對不討喜

=====布列依斯R卡劇透有,慎入=====

稍微提一下這篇R卡心得我為什麼命名為"瘋狂再臨"

這個梗來自於美商藝電的一款遊戲:愛麗絲驚魂記
那款遊戲的劇情是什麼不重要
重要的是故事主角愛麗絲從頭到尾就是在自己的內心世界裡奮戰
而這也就是我對於布列依斯的感覺
這個男人一直都活在自己的世界裡
雖然他嘴巴上一再地說自己是要守護梅莉雅
但是實際上他真正想守護的只是回憶裡的庭院、夢想中的城堡
當理想和現實不符合的時候
他就崩潰了、甚至想要自我了斷
不過最後他卻選擇了一個更荒謬的做法:
回到他的夢中、回到他的內心世界,然後用更多的鮮血與犧牲將倒塌的城牆再砌回去

布列依斯R1基本上可以分成兩個部分:
第一個部分是布列依斯在做任務回報、另外簡單介紹了下潘德莫尼的環境
第二個部分則是布列依斯翹班夜襲古魯瓦爾多(誤很大)
我知道對很多人來說
第二個部分看起來有意思多了
(畢竟這是公主王子在R卡中的唯一交集啊0口0)
但是實際上這張R卡的重點我覺得是在第一個部分

一些顯而易見的描述就不多說了
像是布列依斯的工作內容、戰鬥的理由、以及他的上司性格
這個部分比較值得一提的地方我覺得有兩個
首先是一開始布列依斯向他的上司解釋為什麼沒有開棺驗屍就直接判定兩個目標死亡
這個地方我覺得很有趣是因為
從布列依斯之後的R卡故事可以看出
他沒再做開棺驗屍的舉動絕對和他意圖幫助連隊成員逃出潘德莫尼的追殺沾不上邊
而依照布列依斯這個人自私的程度
我也不認為他沒刨墳驗屍是源自於對連隊前輩的尊敬或同袍情誼
反倒比較像是他在對他的上級做一個無聲的抗議

布列依斯的上級也不是盞省油的燈
不會不明白公主的這點兒小心思
所以最後才會同意"以加上註解的方式解決"
(畢竟還不想失去這個人材)
但是同時也再度提醒布列依斯
你妹妹在我們手上、不要再玩這種沒意義的花招了

從兩者間的一來一往其實已經能夠看出布列依斯這個人性格的端倪
他絕對不是什麼革命烈士型的人物
面對惡勢力他會選擇明哲保身、委屈求全
最多就是做點兒無傷大雅的手腳

接下來的地方大概算是這篇R卡故事的重點
也是這篇R卡故事的題目:蒼穹
老實說剛開始看這篇故事時
我一直不能理解這篇故事為什麼會定名為蒼穹
因為從頭到尾真正有提到天空的地方也不過就是第三頁的一小段
這段描述到潘德莫尼的天空總是大晴天
街上的人們整潔、冷靜(總之就是一副很有身份地位很有教養的樣子)
但是同時也少了地上人們的那種活力
然而布列依斯並不討厭潘德莫尼,因為潘德莫尼的天空實在是太美了

初次閱讀的時候
我以為"蒼穹"指的是布列依斯內心裡的渴望
他就像隻籠中鳥般被束縛、被禁閉
但是內心深處仍舊嚮往著自由的天空與飛翔
然而在看過布列依斯的R5故事後
我的想法開始改變
真正吸引布列依斯的並不是自由的天空
而是潘德莫尼天空的那種人造的美麗
瘋狂也好、病態也罷,只要能夠保持美麗就行了
布列依斯那種活在自己象牙塔裡的性格
其實在他R1的時候就已經有跡可循

R1的後半,布列依斯和搭檔的馬庫斯潛入隆茲布魯
做什麼不得而知,只知道他們最後帶走一個銀色長筒
這段一開始官方花了不少筆墨描述布列依斯和馬庫斯是如何的低調及小心
同時又有導都先進的光學設備輔助
但是這都不是重點,重點是他們還是被隆茲布魯的主人逮個正著
(看古魯瓦爾多出場的架勢,實在不像是半夜起床上廁所時剛好撞見入侵者)
古魯瓦爾多的程度與水平由此可見一般
加上他和布列依斯對彼此的招式又很熟悉
他之後被布列依斯打掉劍、我其實覺得比較像是放水
古魯瓦爾多應該早就知道布列依斯無意殺他:
對方是否真的抱持殺意,對打間我想古魯瓦爾多是感覺得出來的

比較有趣的是這兩人之後的對談
要知道古魯瓦爾多是被死神纏身的黑王子啊
看他在自己的R5殺了那麼多大臣連眉頭都沒皺一下
可是這邊他卻很在乎地問布列依斯殺了多少人
可以看出對古魯瓦爾多來說連隊的確是個重要且渴望保存的存在

布列依斯這邊的回應也很有趣
他不是回答"很多"、或是"我不記得了"
而是回答"他們幾乎都是自滅的"
雖然他講得應該是實話
但是在這種情景下說出口
難免有點兒為自己的行為脫罪的意思在
畢竟有自滅的人,但是一定也有被他殺死的人
那句話另一層意思是"就算我不下手,他們也活不久"
其實和之後梅莉雅所說"反正大家都是會死的,早或晚又有什麼分別呢"有異曲同工之妙

再後面就是布列依斯單方面和古魯瓦爾多閒聊
(因為古魯瓦爾多基本上沒再回應了)
布列依斯講了潘德莫尼的概況、告訴他自己已經做出決定
並催促古魯瓦爾多也要做出抉擇
這讓我不禁要猜測導都是否也曾經邀請過古魯瓦爾多
或者至少布列依斯單方面對古魯瓦爾多提出邀請、只要他點頭就會為他做出安排

因為從時間點來看
隆茲布魯那時已經投入和古郎德利尼亞的戰爭、古魯瓦爾多也親上戰場
(雖然戰爭打一半古魯瓦爾多還跑回城堡真的滿奇怪的,
但是布列依斯的R1的確是卡在古魯瓦爾多的R2和R3之間)
所以顯然戰爭不是古魯瓦爾多拿不定主意的原因
我也不認為布列依斯這個乖乖牌會遊說古魯瓦爾多丟下隆茲布魯去做真正的自己
(又不是真要帶著王子私奔=.=)
加上前面布列依斯提到潘德莫尼時是有點兒那種"那個地方沒有你想像中那麼糟"的意味
因此我是真的覺得潘德莫尼以隆茲布魯做籌碼
(可能是提供軍事協助、也可能是從其他方面施壓)
"邀請"古魯瓦爾多加入並非不可能的

當然上述純屬推測
因為古魯瓦爾多一直保持沉默
就如同我並不認為布列依斯是真的明白古魯瓦爾多的劍尖在期待些什麼
(布列依斯應該是認為古魯瓦爾多想保護隆茲布魯、就像他想保護梅莉雅一樣
但是我認為古魯瓦爾多的劍尖是在尋求一個存在的證明)
我也無法真正參透布列依斯話中的玄機
總之R1的最後就以布列依斯用有點兒賭氣的口吻跟馬庫斯說
"你就留下我沒有解決掉王子這樣的紀錄好了"做結

R2一開始接續R1的任務回報
以及關於隆茲布魯污染者的處置方式
那段對話沒有什麼出采的地方、雙方都講得很含糊
反倒是最後當上司提到布列依斯的妹妹已經甦醒、
並給了他一袋貴金屬做禮物的舉動值得稍微著墨

布列依斯會淪為任人操弄的協定審問官固然和他自己的性格有關
但是導都的確也派出了相當能幹的人在操縱布列依斯的提線
一般而言操縱人的方式不外乎是糖和鞭子
上司的鞭子一向打在布列依斯身上、但是糖卻是塞在梅莉雅嘴裡
這是非常高明、但是對布列依斯而言比直接把糖給他還要有效的做法
由此就能看出這位上司的手腕之高

接下來是一段感人肺腑(?)的兄妹重逢
是說雖然人人都笑布列依斯是個妹控
不過從這段的對話,我覺得梅莉雅兄控的程度也不遑多讓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
我一直覺得他們的對話看起來不像是兄妹、而比較像是情人啊囧
是說有多少妹妹在做了三年的植物人後
醒來之後會嬌羞地對自己的哥哥說"我想為你做飯"Orz
布列依斯在R2、R3、R4中和梅莉雅的對話
說它是目前Unlight的R卡中最閃的對話都不為過Orz

R2比較重要的地方是
因為梅莉雅的甦醒,布列依斯開始思索起未來的事
有趣的是這張R卡的標題不是"羈絆"之類的詞彙、而是"枷鎖"
"枷鎖"乍看之下指的是梅莉雅
她是潘德莫尼用來操縱布列依斯的枷鎖
但是撇開潘德莫尼的問題
從之後的R卡來看,這個妹妹對布列依斯而言恐怕更像是個詛咒

故事的最後提到
布列依斯難得覺得那片人造的天空不再清爽
反倒像是一個會壓毀未來的沉重深藍的天蓋
這一方面固然暗示了布列依斯的結局:他會被自己的願望壓垮
另一方面那個逃不出的天蓋也隱喻了潘德莫尼的魔掌、以及布列依斯自己為自己設下的囚牢
而牢門上的鎖頭是啥? 當然就是布列依斯親手鎖上的梅莉雅了

布列依斯R3算是他的R卡中比較明亮輕快的一張
(也是沒什麼好講的一張~毆)
雖然故事一開始就是在描述布列依斯工作的過程

這裡幾個比較重要的訊息都是由那個串場的楊德提供的
包括"協定審問官不止一個人"(廢話)
"負責追殺污染者的協定審問官幾乎也都是出身連隊"
以及布列依斯在R1中所提過的"自滅"大概是怎麼一回事
最後楊德在死前將自己的權杖交給布列依斯
(從武器來看,楊德應該和布列依斯一樣都是屬於補師型的吧XD)

由此推測只有連隊戰士能操縱的"聖劍"應該只是個範稱,其類型不以劍為唯一
其次聖劍本身應該也是有力量的,不然楊德也不會說"給外行人拿去用就麻煩了"
第三,協定審問官除了清除污染者外,還要一併回收"聖劍"
(我超好奇古魯瓦爾多的聖劍長什麼樣子>w< 是說阿奇波爾多的聖劍應該是槍形吧?)
最後,"聖劍"造成的傷口應該是有特殊型態
(不過這點是從利恩R4得知的|||)

殺完楊德之後,故事回到了醫院內
布列依斯得到許可,能暫時帶梅莉雅離開醫院
這裡第一個值得一提的地方是
故事中有很明確地寫到"妹妹的暫時離院手續終於通過了"
一般而言病人要離開醫院在家屬同意後果自負的情況下
是不需要經過什麼手續的
就算有,也只是一些行政流程
但是這裡不是用"跑完"而是用"通過"
如果不是翻譯問題
就表示無論梅莉雅知不知情,她的確處於一種被軟禁的狀態

第二個有趣的地方是布列依斯開飛行艇去接梅莉雅
從文中敘述來看,布列依斯應該是沒額外去徵得許可
也許飛行艇本來就是協定審問官可以自由借用的東西
(當然一般而言是要跟任務相關時才能借用)
布列依斯為梅莉雅冒著被上司責備的風險這點兒倒沒有太奇怪
我說的有趣是那群醫生的反應
"我們什麼都沒有看見,但是也請注意不要太亂來"
短短兩句話就把人們在潘德莫尼權力當局統治下那種自掃門前雪的模樣很生動地表現出來

接下來就是布列依斯開著飛行艇載著梅莉雅做遊覽飛行
這邊值得注意的是布列依斯和梅莉雅的相處模式
基本上梅莉雅只說了句"要是能這樣回到我們的家就好了"
布列依斯就不惜冒著被當成背叛潘德莫尼的風險為她實現
布列依斯對梅莉雅的溺愛由此可見一斑
更別說之後當梅莉雅很清楚地要求"不想回到醫院"
布列依斯更是沒辦法抗拒

我不認為梅莉雅對布列依斯的工作會毫無知覺
也不認為梅莉雅會完全不曉得不回去的話會讓布列依斯惹上多少麻煩
但是她依舊任性地提出要求、甚至用一哭二鬧的方式
完全沒有為布列依斯的立場設想過
雖然R3這個部分是用有點兒撒嬌的樣子寫出來
可是本質上梅莉雅在這邊表現出的仍舊是自私與驕縱
另一方面布列依斯面對梅莉雅可說是無理取鬧的要求時
撇開潘德莫尼方面的壓力
他自己也清楚這對梅莉雅的身體並不好
但是最後他卻做出了"即使有可能傷害到梅莉雅的身體健康、也要滿足梅莉雅的願望"這樣的決定
這已經不是為梅莉雅好了
布列依斯這邊的行為就跟過度溺愛兒女的家長沒什麼兩樣
梅莉雅之後的崩壞,其實布列依斯也要負很大的責任
因為他把他的妹妹寵到完全不知道體貼、知足、惜福與感恩

最後一個算不上點的地方、但是我想吐槽很久了
從前後文可知,布列依斯和梅莉雅離開他們的家已經有三年了
而且這三年之中他們家應該都是處於空屋的狀態
結果梅莉雅居然一回到家、完全不需要打掃、就能開始做菜?
(我超想知道我現在的宿舍是出了什麼事,為什麼才一年沒住人就變得像鬼屋唷)
更別提家中還剛好都有梅莉雅想做的菜的食材?

就算布列依斯有打掃房子的好習慣、也假裝他一直有抽空回去整理好了
他上一次回家整理是什麼時候? 前幾天嗎?
他前幾天不是還在處理楊德的事嗎(巴臉)
(雖然我真的覺得不太可能
畢竟從R3可看出他回家是算做"遠行"
"遠行"是要經過許可的
我真的不認為布列依斯會那麼勤勞一天到晚打報告回家打掃|||)

總之,一直讓我百思不得其解的一段=.=

R4開始,故事的發展急轉直下
我個人是覺得這是布列依斯的R卡故事中最精彩的一張
不過值得討論的點倒是不多

故事一開始當然是再次提醒讀者
對於布列依斯而言,他眼中的幸福是什麼模樣
但是永遠記得太過幸福是會招徠惡魔的嫉妒
何況是背了不少人命與鮮血的布列依斯
因此很快地他的上司就來到他的家門口敲門(誤很大)

這裡有個有趣的小地方(絕對不是布列依斯他們家沒有裝電鈴:V)
雖然布列依斯沒有向任何人提過他們回到了家裡
但是從前文來看顯然他們兄妹還是有上街採買什麼的
為什麼有人來敲門,
布列依斯第一個反應就是導都的人、而不是鄰居來借鹽借醬油啊(笑滾)

之後的發展就算是沒看過布列依斯R卡故事的人應該也能料想得到
就算想像不到、坊間也找得到很完整的捏他
這段寫的還算精彩(以Unligth的R卡標準,寫成這樣真的已經算精彩了)
但是沒什麼值得討論的地方
兩個我覺得比較像是槽點
第一個是梅莉雅二度發病實在是太戲劇性了
雖然由於梅莉雅是人偶的緣故
這一段變得很合情合理
但是布列依斯在不知道梅莉雅是人偶的情況下還一點兒都不覺得太巧合就有點奇妙了

另一個很有趣的地方是
布列依斯R4的最後已經可以確定梅莉雅是沃肯製作的自動人偶
但是就算是沃肯
我也不認為像梅莉雅這樣精緻的人偶是導都今天訂貨、明天就能做出來的
這中間想必經歷了一段很長的時間
讓人有點兒好奇導都究竟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就在打布列依斯的主意?
另一方面也表示布列依斯這個人有值得導都為他如此大費周章的價值
這個男人以協定審問官來說真的是十分優秀呢!

布列依斯R5是另一個高潮迭起
雖然當時大家都知道梅莉雅是人偶、也有傳聞她就是古朗德利尼亞的胸罩將軍
但是恐怕沒幾個人有猜到布列依斯身邊的梅莉雅會壞得這麼徹底
除了變化大到有點兒過硬外
這個安排倒是別出心裁
考慮進R卡的篇幅
這點鋪陳上的瑕疵還在可接受範圍內

布列依斯R5一開始就是梅莉雅再度轉醒
但是和上次醒來不同的是
這回的梅莉雅生理上應該是很不舒服
所以對於布列依斯的安慰
她首次表現出不理采及不信任的態度

之後梅莉雅的崩壞變得更加鮮明
從一開始只是捏碎不經意停在她膝蓋上的蝴蝶
到特意下藥毒死小鳥
甚至詢問起布列依斯殺人的感覺
這表示她的暴力程度正在上升
值得注意的是布列依斯雖然對梅莉雅的行為感到震驚及不認同
但是從頭到尾都沒有做出制止與斥責
只是駝鳥心態地想把她帶離現場而已

這裡稍微提一下梅莉雅殺生的論點
"大家總有一天會死,現在被我殺死也是一樣"
"只有我這樣沒意義的死去,太不公平了"
所以為了公平,梅莉雅才會在其他生命開始有意義之前剝奪它們
雖然從不殺到殺之間,轉換速度是過快了點兒
但是追根究底,梅莉雅的問題源自於她感受不到生命的重量
因為布列依斯把她照顧得太好、保護得太好
使得梅莉雅從頭到尾不曾真正生活過、更別提是為生命而戰
她無法理解生命存在的本身就是意義之所在
只會自怨自艾自己沒有的或即將失去的、並把所有擁有的東西都視為理所當然
因此梅莉雅對自己的病痛感到憤怒、卻一點兒也不曾體貼自己給布列依斯帶來的痛苦
也從來不曾想過要為布列依斯而活──在她的眼中,世界就該是繞著她旋轉

雖然後面技官說得很含蓄
梅莉雅情緒方面的問題有可能是機械故障
但是我是覺得梅莉雅根本就是被布列依斯自己寵壞了
對於這個妹妹,他一向是捧在手心裡
給她最好的、凡事都順著她的意
做錯事也捨不得打罵
以至於梅莉雅除了自己之外,什麼也感受不到、什麼都不明白

回到R5故事
面對梅莉雅的崩壞,布列依斯開始絕望
他以為自己愛梅莉雅、想一起生活、想將全部都奉獻給她
但是當梅莉雅開始變化時
布列依斯終於發覺自己愛的其實不是梅莉雅這個人
而是以前共同生活時的美好回憶與愛
這邊最精彩的地方在於
布列依斯面對理想與現實的差距
他的選擇不單單只是自殺
而是先殺了梅莉雅、然後才自殺
兩者看起來很像,但是自私的程度完全不一樣
就算梅莉雅真的崩壞好了
布列依斯又憑什麼剝奪她的生命?
布列依斯嘴巴上說的很好聽:我會跟妳一起去
可是他怎麼沒先問問梅莉雅要不要跟他一起來?

當然刀子一刺下去
布列依斯就發現那個梅莉雅根本不是人類
我猜想當時布列依斯應該是抱有一份期望
期望真正的妹妹被導都藏在其他地方
然而技官卻告訴他真正的梅莉雅三年前就死了
為了讓布列依斯為導都效命,他們才做了這個梅莉雅的自動人偶

正常人聽到這種話應該都會生氣,好吧,至少換做是我一定會很生氣
不過布列依斯R5之所以精彩,就在於它再再出人意表
面對技官的表白
布列依斯的反應不是被欺瞞的憤怒
而是自己殺了妹妹的罪惡感與自責
這表示他是真的接受了那個自動人偶就是梅莉雅
(是說看到這邊我都想尖叫了,布列依斯你這要真正的梅莉雅情何以堪哪)
實在也不能怪崩壞的梅莉雅感受不到生命的價值與重量
因為在那個口口聲聲說愛她的哥哥眼中
生命的確就是那麼輕薄,輕薄到可以被任意地複製與取代

由於將人偶當成了梅莉雅
所以在R5的最後布列依斯反倒希冀那個被他破壞的人偶可以重新活動起來
懷著這樣瘋狂的願望
布列依斯接受了不死皇帝的邀請、踏上另一條不歸路
可以想見的是縱使沒有半路殺出的艾依查庫
這條道路的盡頭也不是幸福快樂的結局
而是和潘德莫尼的天空一樣虛假的未來

布列依斯的R5並不像之前的R卡那樣明白寫出角色的死亡
這一方面也許是因為布列依斯的死亡在艾伯李斯特的R5中已經交代的非常清楚
但是另一方面也許對布列依斯來說
真正的他早在梅莉雅捏碎蝴蝶的剎那就跟著一起被碾成薺粉

Ex治癒波動
最後,覆上一張R5公主抱(?)的技能圖,結束這篇文

小小聲地說,布列依斯的R卡故事是一張比一張病
不過治癒的波動的技能圖倒是挺治癒的...0.0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海皇洛琳 的頭像
海皇洛琳

Stromata

海皇洛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