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計畫今天把艾依查庫N卡賀文和伯恩哈德R卡心得補完
不過看這個時間,伯恩哈德R卡心得今天絕對是沒指望了(艸

這篇文的靈感來自牛魚的舊樂園以及荒川弘的銀之匙應該滿明顯的
(尤其是銀之匙的部分)

提醒一下:
這篇OOC有、艾依查庫的身世捏造有
另外故事結束後的分隔線後面
我會交代一些因為我想睡覺了、以至於沒有在故事中交代清楚的部分(毆死)

=====是說寫了王子寫了狗子,這樣教官出復活卡時也不能不寫了=====

當艾依查庫回過神的時候,他已經站在佛雷斯特希爾的舊家門口。
城鎮在他盲目地追隨艾伯李斯特的時候悄悄重生了,昔日鎮上最大的宅邸處,如今則豎立著一塊天青色的紀念碑,記載著這座城鎮的衰亡與復興。
鎮上到處是一片欣欣向榮的景象,唯獨他的舊家就像是被世人遺忘似地仍維持著那一天的破敗與蕭條。艾依查庫手撫著矮籬繞著舊家走,他知道那一天持刀斧的矮人衝破圍籬、闖進他家、殺了他的弟弟妹妹與媽媽,然而現在他就連那道缺口都找不到,綠色的常青植物纏繞著籬笆遮掩住了傷。
艾依查庫最終走到籬笆的入口,就在他花費心思清除圍籬上的藤蔓植物、以便能將籬笆的門打開時,一個異樣的金屬音吸引了他的注意。艾依查庫順著聲音的來源看去,只見籬笆旁有一個同樣被植物埋沒的生繡信箱,信箱的門在他拉扯那些植物的時候彈開,剛才聽到的聲音就是它發出來的。
一半是出於好奇、一半也是感受到某種召喚,艾依查庫往信箱裡頭望了一眼,沒想到居然真的有封信。信封是和信箱與房屋都不相稱的新,上頭沒有郵票也沒有郵戳,只有一個笨拙的、彷彿出自孩童之手的字跡寫著「艾依查庫」。
給我的?
艾依查庫側頭想了一下,旋即明白了:他們在星幽界的後期,聖女之子開始會要識字的英靈教她寫字,印象中那個人偶寫出來的字就是這樣歪斜而扭曲。
雖然艾依查庫不懂得聖女之子究竟是如何從星幽界寄信給他,但是此刻的他更想知道聖女之子寄了什麼東西來。信封摸起來鼓鼓的,不過並沒有黏死,所以艾依查庫很輕易地就把信封打開,出乎意料地,裡頭並沒有信、卻放了一個褪色的俄羅斯娃娃。
艾依查庫將俄羅斯娃娃倒進手心裡、立刻認了出來:這個俄羅斯娃娃是他買給妹妹的禮物,雖然只是攤位上最便宜的一個,所以尺寸不大、而且只有三層,卻是他存了大半年的打工錢才買到的。妹妹也很捧場,直到現在艾依查庫仍舊能在腦中清晰地描繪出當年妹妹收到俄羅斯娃娃時,那副欣喜若狂的神態。
艾依查庫不曉得聖女之子是如何弄到這個俄羅斯娃娃的,但是這只娃娃就和碎片一樣喚醒了某些艾依查庫以為早就丟失的記憶。因此進入屋內之後,金髮青年便直奔昔日妹妹的房間,並從床底下找著了另外兩個俄羅斯娃娃。
艾依查庫將兩個俄羅斯娃娃打開,果然裡頭沒有第三個娃娃,取而代之的是一個手工製的小狗積木。艾依查庫將積木取出、把最小的俄羅斯娃娃擺進去,這個積木他也是認得的,是爸爸做給弟弟的玩具,但是只有這塊小狗的積木是他在爸爸的指導下刻出來的。
艾依查庫於是來到他和弟弟的房間,一打開房門金髮青年就看到地上散落著動物積木、其中有四塊積木被疊了起來,如果不是因為上頭積了一層厚厚的塵灰,就彷彿不久前還有人坐在這裡玩過似地。
艾依查庫在積木前面蹲了下來,馬上發現中間第三塊站在驢子積木與貓積木中間的小狗是用紙摺的,他於是將小狗積木放回它原本應該在的地方,然後將小狗的摺紙打開,裡頭是一枚白色的貝殼鈕釦。
艾依查庫對於這顆釦子倒是沒有太多的印象,可以肯定的是它一定不是來自他或弟弟妹妹們的衣服。因此他轉而來到父母房間,打開衣櫃一件衣服一件衣服地比對,最後才發現目標的襯衫原來掉在縫紉機旁邊。
那曾經是父親最好的一件襯衫,通常父親只有節慶日上教堂和去城裡的時候才會穿上它,不過現在襯衫不僅泛黃蒙灰,而且艾依查庫仍舊能辨識出上頭沾到的污漬是乾涸的血跡。
金髮青年幾乎立刻就能想像出那飛濺的血跡是從何而來,他感覺疼痛似地閉了會兒眼睛,然後才發現襯衫胸前口袋的釦子不見了。想來那個時候母親應該就坐在縫紉機旁邊縫補鈕釦吧!
艾依查庫輕輕地將釦子放到它本來的地方,摸到口袋時才發覺裡頭有東西,拉開一看是把小小的金色鑰匙。
這可把艾依查庫給難倒了,因為他完全想像不出來這把鑰匙有可能用在什麼地方,所以最後他乾脆將整間屋子都整理了一下,一邊打掃一邊尋找,最後才在廚房的櫥櫃裡找到一個上了鎖的大箱子。
艾依查庫用鑰匙把箱子打開,裡頭是一套不齊全的餐具。餐具一共有十三把,正好和渦出現在佛雷斯特希爾的那年他的年紀一樣,儘管因為疏於保養的緣故,每把餐具都變的髒污漆黑,但是仔細看仍能發現每把餐具都是純銀製作,而且把柄上都有著細緻的雕花,背面還刻著他的名字。
僅剩的藍眼頓時變得有點兒模糊,這是父母為了身為長子的自己,從出生開始就為他積攢的財富。小時候的他完全無法明白父母的心意,銀製的餐具剛開始拿到的時候還會覺得漂亮,可是當每年的生日禮物都是一把銀餐具,久了之後就覺得還不如弟弟妹妹的玩具與新衣服酷炫。
然而當他身無分文地再度回到這個世上,這盒承載了雙親祝福與思念的銀餐具卻成了他新人生最好的資金與盤纏。
艾依查庫後來花了整天的時間,將那盒銀餐具清理乾淨,當他提著它們走出舊家的時候,夕陽已經西斜。信箱在他經過它的時候又「吱」地一聲打開,原先裝著俄羅斯娃娃的那只信封不知什麼時候又跑回信箱裡面去。
艾依查庫狐疑地將信封取出,正想著他將俄羅斯娃娃取出後、有再把信封放回信箱裡面去嗎,手不經意地將信封翻轉到背面,然後他不由自主地笑了。
只見原本空無一物的信封背面浮現一行新的文字,字跡就和正面的「艾依查庫」四個字一模一樣:

我會一直在這個地方陪你

=====關於那些交代不清的梗=====

故事裡的銀之匙是艾依查庫的父母親留給他的
不過他自己都忘記這回事、是聖女之子幫他想起來的

然後重看時發現這個結局有點兒恐怖(笑)
不過其實我沒有要詛咒艾依查庫死的意思喔
聖女之子真正的意思是提醒艾依查庫
他不是一個人、當他在外頭闖盪累了傷了倦了、還是有個地方有人在等他

最後,這篇的設定和古魯瓦爾多那篇不太一樣
艾依查庫在復活之後就看不見聖女之子了
所以天曉得當艾依查庫在舊家裡尋寶時
那個小小的人偶是不是正在他的旁邊繞來繞去呢=w=?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海皇洛琳 的頭像
海皇洛琳

Stromata

海皇洛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