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雷特里西R5願教官武運昌隆、戰無不勝!

先說,弗雷特里西R卡心得我要等到下週看過中文版故事後才會補完整
其次,我原本有準備R5賀文的
不過因為弗雷特里西R5故事實在是太棒了,就想試看看能不能寫得應景(?)些
如果能,之後會再更新在蛇寮;
如果不能,教官你就用分隔線後的小段子將就一下吧ODO(被閃五次)

3/21補上Ex修羅架勢和開光戰
12/20補上弗雷特里西R4、R5心得"去渦裡郊遊"
和之前一樣,新的部分直接掛在舊的心得的後面
至於前面被官方打臉的部分,我就沒做更動了
(再更動下去,弗雷特里西出到N3我大概都還寫不完←妳有臉講
再說我覺得如果N卡也有N卡故事的話
弗雷特里西大概又要再打我好多次的臉)

=====那─麼,就讓我好好享受一下吧=====

自我感覺良好的偽賀文

吼─────!!!!!
自從弗雷特里西接受了最後的碎片,從儀式之間傳出震耳欲聾的咆哮聲就再也沒停過。儀式之間是聖女之子特別準備用來讓英靈們回復記憶的地方,那些生前的懸念會在這個房間內全部被具現,直到被喚醒記憶的英靈能接受不完美的自我、跨越死亡為止。
雖然大多數英靈都需要花上比以往更長的時間面對自己的R5,其中也不乏戰得轟轟烈烈之徒,不過像弗雷特里西這般鬧得如此劇烈、彷彿連星幽界都要為之撼動的英靈,他還是第一個。
當天晚上就有不少生前與弗雷特里西並不相識、死後亦無深交的英靈前來投訴,希望聖女之子能出面安撫一下、讓大夥兒的生活能早日歸於平靜,但是全給聖女之子派在門前鎮守的艾依查庫擋下來。
同樣身為R5,艾依查庫明白自己跨越恐懼與死亡的重要性,不過眼見尊敬的弗雷特里西教官過了一個禮拜還是無法從儀式之間走出來,金髮青年也不禁懷疑起聖女之子的決定。
所以當艾伯李斯特、阿貝爾、利恩和布列依斯一起來到聖女之子的房門前,想要為昔日的恩師求情時,艾依查庫終究也忍不住倒戈、打開房門和大夥兒一起進去。
房內除了聖女之子,還有這間魔女之館最受寵愛的古魯瓦爾多。聖女之子一見到他們就沒頭沒尾地道:「哎呀!已經這個時候了嗎?」
「呃?」
「艾依受不了弗雷受折磨、放人進我房間的時候。」聖女之子笑著解釋,同時轉頭問古魯瓦爾多:「弗雷鬧多久了?」
「一個禮拜有了吧!」
「那還好嘛!」
艾伯李斯特一聽就知道聖女之子仍沒有出面的意思,所以他私下推了艾依查庫一把,畢竟這間魔女之館中英靈講話的份量和聖女之子的喜好成正比,雖然不明白原因,不過他們四個人得到的喜愛加起來,大概還抵不上一個艾依查庫。
「大小姐,我很抱歉違背您的指令,可是我真的很擔心教官。」
聖女之子點點頭:「我知道你們擔心他,但是現在你們除了為他祈禱外,什麼也做不了。」
艾依查庫本來就不擅辭令,被聖女之子這麼一回,就不知道還能再說什麼了。艾伯李斯特見狀也只有硬著頭皮道:「我們的確做不了什麼,不過大小姐您可以不是嗎?引導迷失的戰士不正是您的長項嗎?」
「那也得有天時地利人和。」聖女之子露出高深莫測的笑容回答:「現在的弗雷根本聽不見自己以外的聲音,這是他的考驗。」
五名舊日的訓練生只得垂頭喪氣的離去。事後艾伯李斯特把聖女之子的話轉述給伯恩哈德聽,因為這個緣故,黑髮男子才又耐著性子多忍耐了三天。
到第十天的時候,從儀式之間傳出痛徹心扉的嘶吼仍舊沒有止歇的跡象,伯恩哈德終於還是抓起新月。
這一回他連向聖女之子報備的程序都省略,直接踹開儀式之間的門,魘住弗雷特里西的惡夢剎時以排山倒海之勢壓了下來。
伯恩哈德以為他會在弗雷特里西最後的記憶裡看見龍王,孰料一回神卻發現自己和弗雷特里西都站在武裝車內,車外是一片鋼鐵的世界,不遠處那些訓練生的戰事告急,明明弗雷特里西只要出手就能相救,然而棕髮男子卻只是面無表情地在武裝車內看那些自己帶出來的孩子被殘殺。
「嘿!你在發什麼……」
伯恩哈德話還沒有問完,周圍的景象又變了。
這不知是弗雷特里西曾經去過的哪個渦,四周都是樹木,弗雷特里西單膝跪在地上,身旁則躺了一個很像是艾茵的少女,忽然一陣天搖地動、並伴隨著惡臭的風,伯恩哈德順著風向看過去,只見一支前所未見的巨大妖蛆一邊吞食森林、一邊朝弗雷特里西和艾茵的方向爬過去。
伯恩哈德想動,腳卻不甚靈活,低頭才發現雙腳都給妖蛆的黏絲纏住了,再抬頭時妖蛆已經抵達弗雷特里西和艾茵的面前,然而他的雙胞胎弟弟仍舊像是失了魂似地不抵抗也不躲閃,就任由妖蛆吞進肚子裡,然後週遭的景色又變了………
如此這般往復了十幾次,伯恩哈德終於發現弗雷特里西和自己一樣在最後一役中都被困住了,只是他是被困在相同的時間裡,而弗雷特里西則是被困在扭曲的空間裡。
他企圖喚醒那個沉浸在走樣輪迴中的弗雷特里西,剛好場景又回到青之頂峰,伯恩哈德衝上前、傾盡全身能量開啟荊棘屏障,暫時扛住龍王的攻勢,從龍爪下救回失魂落魄的弟弟。
「你到底是怎麼了?」顧不得身旁戰火正烈,伯恩哈德破口質問:「為什麼要放棄?」
「伯恩………」
「你不是還問我未來想做什麼嗎?現在放棄的話,未來怎麼辦呢?」
弗雷特里西的臉上卻露出伯恩哈德從來不曾看過的邪佞與瘋狂,喧囂的戰火一下子遠去,在漆黑地分不出上下左右的空間裡,只見無數條白色道路以弗雷特里西的腳下為中心四散開來,但是每條道路的盡頭都是破滅與死亡
「哼!根本就沒有什麼未來,只有毀滅才是這個世界唯一的真理與結局!」
白色道路匯集起來在弗雷特里西身後形成鬼魅似地影子,直到這一刻伯恩哈德才明白聖女之子對艾伯李斯特所說,弗雷特里西現在聽不見自己以外的聲音是什麼意思:那是修羅架勢的本體,讓弗雷特里西動搖崩潰的惡魔耳語早就化做另一個真實、和弗雷特里西的靈魂與心融為一體。
伯恩哈德不記得自己是怎麼離開儀式之間的,只知道當他再醒來時是躺在自己的床舖上,阿奇波爾多則坐在旁邊的椅子上。
阿奇波爾多一見伯恩哈德恢復意識便說:「不要緊了,你就再躺一會兒吧!我們去跟古魯溝通過,他同意幫忙拜託大小姐,所以大小姐應該很快就會出面了。」
也不知是古魯瓦爾多真有那麼大的影響力,還是聖女之子總算覺得天時地利人都和了,那天晚上她真的進入儀式之間。當她從一片混亂中找到弗雷特里西時,後者正坐在屍體山上把玩伯恩哈德的腦袋。
「嘻嘻嘻嘻哈哈哈哈全~部都毀滅了唷嘻哈哈哈哈哈哈哈!」
「夠了。」聖女之子毫不留情地吐槽:「一個大男人不要學史塔夏那樣講話,感覺格外噁心。」
弗雷特里西的笑容仍留在臉上,不過倒是沒再發出那種笑聲,周圍的景物也消去、化歸於黑暗與虛無。
「話說我想起我們初遇時的事情耶!」
「哦?」
「也差不多就是現在這個樣子,我在徬徨與迷惑中,不知道該相信什麼、該往哪裡走,然後妳突然出現了,帶著比現在還要耀眼許多的光芒,歡迎我來到星幽界。我還記得我那時候就是被妳身上的希望之光所吸引。」
「那現在呢?」聖女之子問道:「還覺得我耀眼會發光嗎?」
「不覺得了。」弗雷特里西老實地說:「所以我想這一回妳是拯救不了我了。」
「那還真是令人遺憾。」聖女之子不怎麼難過地說:「坦白講你說的那些我都沒印象,我第一次對你有印象是在你剛出R3的時候,你穿著連隊的制服,笑得好溫暖好燦爛,我想我就是被那個笑容吸引,才決定在你身上投注心血與碎片。」
「那現在呢?」弗雷特里西反問:「還覺得我的笑容溫暖燦爛嗎?」
「沒想像中那麼溫暖燦爛。」聖女之子回答:「不過我想我還是一樣喜歡你喔!」
「咦?」
聖女之子沒理會弗雷特里西的疑問,逕自換了話題:「問你一個問題:你是為了得到別人的喜歡才加入連隊的嗎?」
弗雷特里西露出詫異的神色,幾乎想也不想地就反駁:「當然不是!」
「那是為了什麼?」
「為了消除渦、拯救世界。可是………」
聖女之子卻打岔:「少來,你做訓練官教艾依他們時可不是這樣說的。」
「呃……哎……好吧!我跟他們說的是更基本的活下去,因為死人是沒辦法拯救世界的。」弗雷特里西搶在聖女之子再度打岔前說道:「但是他們還是都死了,到頭來我還是一場空:什麼事也沒做好、什麼人也沒救到。」
「人本來就是會死的吧?就算是自動人偶也還是有壞掉的一天啊!」聖女之子溫柔地提醒:「重點是你傳遞了信念,讓艾依查庫明白生命的寶貴、讓阿貝爾了解團結合作的重要性。那個時候在鋼鐵巨人的渦中,也是你延續了那些年輕孩子的生命,給了他們長大的機會,讓他們擁有開創未來的可能性──無論那個未來是不是跟他們預期的一樣。」
弗雷特里西皺著眉頭說:「哦、好吧,我想我的確是救過幾個人,但是卻害更多的人死亡。」
「比如說?」
「比如說我害艾茵的那個世界毀滅了。」
「噗!」聖女之子忍不住笑出聲來,她拍拍棕髮男子的肩膀:「不要把自己想得太偉大了,弗雷特里西。你只是一個人,就算武功再高強,也沒有毀滅世界的力量。而且那個世界也沒有被毀滅,只是森林的部分被妖蛆吞掉了而已。」
「但是如果不是我帶隊奪去寶珠,艾茵他們的森林就不會被妖蛆吞掉了。」
聖女之子搖搖頭:「弱肉強食,這就是大自然的法則,雖然對艾茵很不好意思,不過她的部落會滅亡是因為他們弱小,所以守不住寶珠也守不住森林。」
弗雷特里西皺著眉頭嘀咕:「我真討厭這種弱者就只能等死的感覺。」
「所以才需要你的力量啊!」聖女之子笑著接口。她將雙手攤開、緩慢地合十,做出虔誠祈禱的姿態:「因為有你,像我這樣的弱者才有了等死以外的選擇與機會。」
弗雷特里西望著聖女之子的動作出神,但是實際上他看的並不是聖女之子,而是記憶中那個弱小的自己,滿身血污、驚魂甫定、卻打從心底地向某個金髮的連隊隊員道謝:“謝謝你讓我們活下去。”
周圍的黑暗慢慢散了開來,弗雷特里西發覺自己又站在青之頂峰,面前是張牙舞爪的龍王、身後則是所剩不多的隊員與工程師,不過除了他和聖女之子外,其餘的人事物全部不會動,就像是時間暫停似地。
弗雷特里西還來不及詢問這是怎麼一回事,就聽見聖女之子問他:「再問你一次,弗雷特里西,你是為了什麼才站在這裡?」
棕髮青年綻開燦爛地笑容、一手握緊他的刀、另一手則將手指全部套入身上榴彈的扣環,精神奕奕地回答:「為了守護弱者,為了讓珍惜生命卻無力保護自己的人們也有活下去的機會!」
聖女之子於是雙手合十,由衷地說:「謝謝你。」
時間在聖女之子話音結束的剎那開始流轉,弗雷特里西一刀劃開巨大飛龍的肚子、另一手則看準龍王張開血盆大口的瞬間拉開所有榴彈的插銷,轟─────

當意識回復、當塵埃落定、當儀式之間又還原成本來面貌,弗雷特里西發現自己仰躺在地板上,聖女之子則蹲在他的頭頂上方與他四目相望。
「我要收回前言。」
「嗯?」
「現在的妳還是跟那時候的一樣耀眼迷人。」
聖女之子聞言輕輕地笑了,她站起身子、拉開裙襬朝弗雷特里西微微行了個禮:「那我也再說一次:歡迎來到這個混沌的世界。」

=====我啊,可要使出真本事囉=====

我來補上金色的修羅架勢和開光戰啦vvv

Ex修羅架勢.JPG

因為Ex修羅架勢的緣故
我現在的感覺其實不是R4升R5、反倒比較像是L4升L5
嗯? 你問我差別在哪?
差別在角色會的技能多一招啊(乒乓乒)

修羅架勢在角色還只有出到里斯、蕾格烈芙的那個和善的年代就已經是宴會技
不過如果將Ex修羅架勢還當成宴會技可絕對會吃足苦頭的

由於修羅架勢必須要弗雷特里西的HP在0以下時才會發動
而且我實在不知道它為什麼只認戰傷、不認直傷
所以很多人都覺得這招只有在弗雷特里西被打時才會發動
不過我剛剛找兇兔大大測出來了
Ex修羅架勢的判定標準是弗雷特里西自身的血量
所以即便對手沒有攻擊、只要弗雷特里西的血量在4以下
開Ex修羅架勢就有效

其次Ex修羅架勢的血量判定時機點是在戰鬥傷害計算過後
換言之無論弗雷特里西原先的血量是多少
只要戰鬥傷害計算後他的血量在4以下
Ex修羅架勢就會發動
然後它的發動順序是先補血、再承受傷害、最後才是給予對手負面狀態

在弗雷特里西R5剛出的時候
我還看到有大小姐說Ex修羅架勢沒有用、因為血量要求太嚴苛
事實勝於雄辯,覺得Ex修羅架勢沒有用的大小姐
找支會玩弗雷特里西的大小姐來玩幾場吧
別的不提、單單就回復3HP一項
已經大大增加弗雷特里西的續戰力

講白一點兒、R5弗雷特里西在陣亡前
他的血量會一直維持在5到7之間
然後不要忘記Ex修羅架勢還會給予三個負面狀態
在沒有聖水的情況下,中了Ex修羅架勢的角色大概也半殘了
因此在打R5弗雷特里西時是必須做好能一口氣巴掉他目前所剩血量+3HP的準備
否則真的會給弗雷特里西玩心酸

順帶一提,弗雷特里西自身還有Ex一閃和Ex十閃的攻防加持
在開過Ex十閃的情況下
R5弗雷特里西的防禦白值也有16了
在不考慮爆骰與爛骰的情況下
只要計算一下自家英靈至少需要有多少的攻擊力
才能一擊打掉一個防禦力在16以上、且HP5~7的角色
就會知道R5弗雷特里西難纏在哪裡了

最後
嘀咕弟弟打不贏哥哥的人還是有
我也絕對承認弗雷特里西在遇上伯恩哈德時還是處於弱勢
這就跟弗雷特里西對上威廉時也會覺得很頭大是一樣的道理
角色一人剋一人,如此而已
真的那麼擔心帶弗雷特里西出門時會碰到伯恩哈德
那就幫他找一支不怕伯恩哈德的隊友吧v.v
再不然就平時多燒好香、祈求骰子和手牌都向著自己吧
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就算是滅世魔王也還是靠自身的骰子與大小姐的手牌吃飯的啦v.v

對方:R4艾茵 / R5弗雷特里西 / R5庫勒尼西
我方:R5傑多 / R5弗雷特里西 / R4利恩

能和正宗弗雷廚交換教官初夜.....我是說第一次對戰真的是太好了>w<

這場對戰事前雙方就講好等級是R455
場地則是為了讓雙方弗雷特里西都比較好發揮、而特意選了人魂墓地
另外我也一開始就讓珣知道我的弗雷特里西欽點了傑多做他的隊友
至於最後一位利恩、一來是為了迴避對面弗雷特里西的五百閃壓力
(畢竟就算手上沒特2、通常弗雷特里西也不敢冒險對利恩開五百閃)
二來是因為我真的以為自己會遇上R5兄弟檔
所以找個會劫影的來、讓我不必每回合都那麼認真地和機智叔比跑步

雖然最後沒遇上伯恩哈德
不過小天使的劫影還是有效地緩和了自家教官在搶先攻方面的壓力
同時我也對這場的傑多超滿意
不但打死了那支難搞要命的庫勒尼西
而且數度拿到足以支援弗雷特里西的牌
最重要的是他在下場之際、還留了一手超漂亮的移動與百閃牌給弗雷特里西
讓弗雷特里西能在自己的開光戰中畫下完美句點

擁有天時、地利、人和的一場開光戰
一本滿足*´▽`*

最後讓我炫耀一下第二組十宮格(毆)

弗雷特里西十宮格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海皇洛琳 的頭像
海皇洛琳

Stromata

海皇洛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