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進入正文前,先放上這次渦戰實訓的BOSS鎮樓(X

札肯

  然後人設請走此:聖女學院PARO人設

=====總之這就是一個學妹千渦打不死、學姐隔壁棚殺五萬的故事(X=====

一回到宿舍,看見舞鶴抱著貓形的艾茵站在客廳中央笑容燦爛,珣和莫珂便知道大事不妙,無奈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到頭來她們仍舊只能揣著不安的心坐到沙發上加入蘿亞特與阿九的行列。
舞鶴見人都到齊了,便掏出三張邀請函與四本講義,一邊發放一邊說道:「首先恭喜妳們獲得參加渦戰實訓的資格,身為妳們的學姐,我也覺得非常光榮呢!」
「渦戰實訓?那是什麼東西?」
「這是成為聖女之子的第一道門檻,妳們入學已經三個月,有些英靈注意到妳們身為聖女之子的資質,所以送來邀請函想試試看彼此合不合拍,而渦戰實訓就是聖女學院為你們的磨合所準備的場地。」
珣看看左手邊的莫珂、再望望右手邊的蘿亞特與阿九,疑惑地問道:「為什麼我沒有邀請函?」
「妳是伯恩哈德的聖女之子,誰還敢寄邀請函給妳啊!」又不是吃飽了撐著想被伯恩哈德追著解放。
「可是我還是得去那個什麼實訓?」
「渦戰實訓能幫助聖女之子和英靈提升彼此間的同步率,妳當然得參加囉!」舞鶴笑咪咪地說。
「啊啊啊這個渦戰實訓為什麼是排在黃金週期間?」
「因為並不是所有人都有收到邀請函,事實上這次的新生中只有32人要參加渦戰實訓,為了不影響課業,所以渦戰實訓一向都是排在假期。」
珣、莫珂、蘿亞特與阿九硬是吞回了「我們想要黃金週、我們不想要英靈和渦戰實訓」的心聲,只敢私下交換眼神:我們乾脆裝笨、讓英靈嫌棄我們,這樣之後就不用再參加渦戰實訓了!
可是我覺得我已經夠笨了,伯恩哈德還是不肯跟我解約,要怎麼辦?
那就是真愛了,妳就跟伯恩哈德手牽手去渦裡玩沙吧!
QAQ
舞鶴好笑地將學妹們的反應看在眼裡,然後涼涼補上一句:「啊、對了,還有一件事情:這雖然只是練習,不過妳們還是要全力以赴,不然難保不會受傷、甚至喪命喔www」
什麼?
$  $  $
儘管事前想了千百種翹練習的藉口,不過實訓當天珣、莫珂、蘿亞特與阿九仍舊準時到講義上指定的地點集合。
聖女學院凡是和英靈相關的事務一向都是由學生會負責,這次當然也不例外。參加實訓的學妹一共有32人,學生會則派了5名成員做引導,只是這當中沒有舞鶴,也沒有珣、莫珂、蘿亞特與阿九熟悉的莉迪雅。
雖然話說回來也沒差,因為學生會只講解實訓流程,並不會跟學妹們一起進入渦中,對珣、莫珂、蘿亞特和阿九來說,舞鶴或莉迪雅有特意將她們四個排在同一組就已經算是幫很大的忙了。
至於一起參訓的英靈,珣的伯恩哈德以及莫珂的利恩都是熟面孔,不過蘿亞特的艾妲與阿九的迪諾則是進入渦中才第一次見面。艾妲是隻金髮藍眼、氣質高貴的英靈,無論能力為何,至少蘿亞特對她的第一印象很好,但是迪諾就算穿著連隊軍裝也還是讓人覺得輕浮不穩重。
「嘿!可別小瞧本大爺,當本大爺在渦裡出生入死時,伯恩小子才剛剛入隊、至於這個紅毛的根本還沒出世!」
「我很肯定我那時候已經出生了,還有我叫利恩,不叫紅毛的!」
迪諾熱絡地拍打利恩肩膀:「好啦紅毛的!等下就好好跟緊本大爺吧!大爺我罩你!」
利恩看起來快炸毛了,如果不是一隻紫紅色的小妖精從洞穴裡飛出來插話,這場幼兒級的爭執估計還會持續下去。
「都到齊了嗎?」小妖精尖著嗓子說道:「我是吉祥物弗拉姆,將在這次渦戰實訓中擔任各位的嚮導與顧問。
這次的實訓很簡單,在這座岩洞的深處有艘鬼盜船,你們的任務就是潛入鬼盜船、並在日出時分擊殺掉鬼盜船船長,就算是任務完成囉!」
小妖精一說完就往岩洞裡飛,珣、莫珂、蘿亞特和阿九一時都沒會意過來這就是任務開始的訊號,是看見各自的英靈跟著弗拉姆衝進岩洞才趕緊跟上去,但是聖女之子和英靈已經間隔了一小段距離,埋伏在岩洞裡的殺手人偶趁機從暗處衝出偷襲聖女之子。
跑在最前面的莫珂首當其衝,千鈞一髮之際阿九從後方把她撲倒、前方的艾妲也回身開機槍支援,才暫時逼退了殺手人偶。
「剛才真是好驚險呢!」弗拉姆不知什麼時候飛了回來,在聖女之子們的上空悠轉說風涼話:「妳差點兒第一回合就要給妳的隊友滿滿的遺產了!」
「我是莫珂、又不是利恩,打我也不會掉寶好嗎?」
「哎、妳們不知道嗎?」弗拉姆像被逗樂似地咧嘴笑出一口白牙:「聖女之子會與自己的英靈共享魔力,雖然以妳們的程度,在現實世界還沒辦法使用英靈的力量,不過在這個特殊的渦戰環境,妳將具有和英靈相同的技能,所以也許現在就把妳這個拖油瓶變現成寶物對作戰會比較有利唷?」
利恩衝回來將被弗拉姆嚇傻的莫珂抱入懷裡,同時揮手趕走小妖精:「莫珂才不是拖油瓶,你閃一邊去啦!」
弗拉姆攤了攤手,不以為意地道:「也是啦!畢竟如果聖女之子不在的話,你連遺產的功能都沒有呢!」
「能不能先暫停遺產的話題?」伯恩哈德打岔:「又有東西過來了!」
伯恩哈德話音方落,先前被艾妲用機槍逼退的殺手人偶便帶著同伴回來尋仇。連隊的男人們很自然拿起武器抵擋,可是一來這些怨靈人偶的防禦力超出他們的預期、二來又要分神保護初次參加實訓的聖女之子,結果就是他們花了很多時間都還離不開岩洞洞口。
弗拉姆在岩洞裡晃了一圈回來,發現珣等人居然還在原地和殺手人偶糾纏,忍不住說道:「給你們一個建議:不要管這些殺手人偶,殺手人偶有地域性,你們只要離開這個範圍,它們就不會再追殺你們了。」
「你說得倒容易!」利恩沒好氣地吼,他正設法扯下一隻死咬著他的小腿肚不放的殺手人偶:「這些鬼娃就跟食人魚一樣,不殺掉根本甩不開!」
弗拉姆做出托腮的動作回答:「可是你們的戰鬥力太低,全部殺掉要花上很久的時間,然後目標的鬼盜船只有午夜十二點整,船艙門才會開啟一分鐘喔!」
什麼?
四名聖女之子立刻低頭看時間,蘿亞特這才發現自己沒戴錶:「現在幾點了?」
「十一點三十七分!」
珣才說完就被伯恩哈德抓住手腕,只聽得這名前中隊小隊長開始發號司令:「我負責開路、利恩你來斷後,艾妲和迪諾前輩保護大小姐們,弗拉姆,告訴我該往哪裡走!」
「這邊!」
弗拉姆說完就往岩洞的深處飛,伯恩哈德看準殺手人偶張口的瞬間聖劍一揮,讓鬼娃全部咬在聖劍上,然後利用離心力將人偶全部甩出去,利恩也盡可能將人偶的影子釘在地上,這才勉強開出一條路,但是他們馬上碰到第二個問題。
「我的天哪!」珣驚呼、同時不計形象地死命抱住伯恩哈德,她怎樣也沒想到在衝出滿是鬼娃的岩洞後,出現的不是海闊天空、卻是懸崖峭壁,伯恩哈德毫無困難地停下腳步,她卻差點兒摔到懸崖底下。
伯恩哈德將聖女之子勾了回來,同時爆喝:「弗拉姆!」
「我沒有指錯路喔!」弗拉姆指著對面的石壁說:「鬼盜船就停靠在那裡面。」
「我們要怎麼進去?」
「水下有一個岩洞,游進去就行了,我會在甲板上等你們。」弗拉姆說完就穿過石壁消失不見,留下聖女之子們對著崖下的大海瞠目結舌。
「今年的學生會還真壞心,」利恩一邊嘆息,一邊將聖女之子抱緊在懷裡:「居然挑這種程度的渦給新生做實訓。」
「別抱怨了,跳吧!珣,深呼吸然後閉氣。」話雖如此,伯恩哈德也清楚珣一定不會聽他的話,乾脆捂緊聖女之子的口鼻、然後抱著她往懸崖底下跳。
水面下果然有個岩洞,但是同時也有穿著破爛衣服的骷髏海盜,四隻英靈都費了一番勁兒,才又拉又扯地帶著自己的聖女之子登上鬼盜船的甲板,可是大夥兒還來不及喘口氣,就聽見弗拉姆尖著嗓子大喊:「船艙開門啦!大家衝啊~~~」
……………往好的方面想,他們至少都在渦內時間午夜十二點整進入船艙,而不需要在這鬼地方多待上一天一夜。
「真是快死人………」珣話還沒說完,就被伯恩哈德瞪了一眼,同時食指壓在嘴唇上示意她安靜。她這才想到他們不是脫離險境、而是才剛開始深入敵船,連忙閉上嘴巴,不過當伯恩哈德轉回頭後,還是忍不住在他背後做了一個鬼臉。
和岩洞與甲板上群魔亂舞的景象不同,鬼盜船的船艙內反而靜悄悄地什麼東西都沒有,四名聖女之子和四隻英靈在船艙內探索了一會兒,忽然聽見蘿亞特天真浪漫地問道:「嘿!這個帥哥是誰的英靈?」
不會吧?
「可動式裝甲!!!」艾妲大喊,雖然及時開啟防禦的屏障,但是沒有灌注聖女之子魔力的護罩根本擋不住鬼盜船船長的攻勢。
蘿亞特被突如其來的攻擊和英靈身上噴出的血嚇傻,但是更令艾妲洩氣的是這名紅髮聖女之子回神後的第一反應不是和她合力抗敵、卻是抓著她大哭:「他為什麼突然攻擊我?這是渦不是決鬥城市,別的英靈怎麼可以攻擊我?」
「他不是英靈、他是怪!」伯恩哈德無奈地解釋:「他就是我們這次任務目標的鬼盜船船長!」
「吓?」珣聞言嚇了一跳,然後伯恩哈德才知道原來自己的聖女之子也分不清怪物和英靈的不同:「你騙人!他長得比你還帥、怎麼可能是怪!」
這位大小姐,妳到底是用哪裡在分辨英靈與怪物啊?
「不過換個角度想,老大現在出來了,也省得我們再費工夫去找他!」迪諾拔出聖劍閃亮亮地道:「就讓你見識一下本大爺華麗的劍技吧!」
利恩、艾妲與伯恩哈德自也不會讓迪諾專美於前,船艙大廳頓時刀劍亂舞火光四射,直到塵埃落定,四隻英靈親眼目睹鬼盜船船長身上的傷勢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恢復,才驚覺這個渦遠比想像中的還刁鑽。
「弗拉姆!這個船長為什麼打不死?」
小妖精也很不高興:「因為你們都沒在聽任務內容,我一開始就說了:要等到日出時分才能擊殺鬼盜船船長。」
伯恩哈德立刻反應過來:「這個船長在夜晚是無敵的?」
「對你們而言是的。」
「既然如此我去把他引開。」伯恩哈德說完,便朝鬼盜船船長施展了數次解放劍,等船長將注意力移轉到自己身上,便拉著珣開了機智往船艙內部跑。
「等一下,為什麼我要跟你一起跑?」雖然說在渦戰環境,聖女之子可以和英靈共享技能,所以珣勉強跟得上伯恩哈德的速度,但是跑步的雙腿還是自己的,體力和魔力的消耗也是雙倍。
伯恩哈德理所當然地回答:「妳是我的聖女之子,妳不跟我一起跑,誰來幫我開機智?」
珣正要抗議伯恩哈德蔑視她的人權,忽然感到一陣清新的魔力,不祥的預感冉冉升起,回頭果然看見船長放棄再追殺他們兩個,轉身又朝莫珂等人的方向殺去。
「那些人到底在搞什麼鬼啊!」
伯恩哈德拉著珣衝回原地,艾妲一見到他們便喊:「對不起!我只是想治療一下傷口,沒想到會把船長引回來!」
「道歉等下再說!妳先召出妳的機甲開防護罩!」
「這有點兒困難!」艾妲護著蘿亞特驚險萬分地躲過鬼盜船船長手中的西洋劍:「我在使用裝甲解除後,會有一段時間不能再使用其他技能!」
「怎麼會有這麼麻煩的技能啊!」利恩抱怨,但是眼見艾妲和蘿亞特被逼到無路可逃,他還是衝上前幫小姐們擋刀。
紅髮青年用匕首卸掉西洋劍大部分的力道,然而他腰間的腰包仍舊被劍尖劃破,迪諾看見利恩腰包內掉出來的東西,登時眼睛一亮:「嘿!你帶了這麼多好東西,怎麼不早點兒拿出來用呢?」
「等一下前輩、還沒天亮不要衝動─────」伯恩哈德一看見迪諾撿起利恩腰包內滾出的手榴彈便出言制止,但是綠髮前輩已經拔掉所有手榴彈的插銷朝船長擲出。
轟!
這一擊果然對鬼盜船船長造成很大的傷害,他第一次失去帥氣英俊的外表,左半邊臉都被炸掉、胸前也被炸出一個血窟窿,然而雙手西洋劍的攻勢卻沒有因此停下,而且在他對迪諾發動猛烈攻擊的同時,左臉與胸前的傷口也以恐怖的神速在回復。
到頭來反而是迪諾被船長逼迫得狼狽不堪,只能在船艙裡團團轉逃命:「這傢伙也太犯規了、居然這樣子也不會死?」
「剛才不就說了,鬼盜船船長在夜間都是無敵的嗎?」
「啊!對喔!本大爺想起來了!那你趕快把他拉走、不要讓他一直追著本大爺跑啊!」
「前輩招式的仇恨值那麼高,你是叫我怎麼拉回來啊!」伯恩哈德真心覺得無奈。
好不容易仇恨值拉回來了,轉頭找尋自家聖女之子時,珣臉上驚恐的表情也讓伯恩哈德覺得有點兒難過與不忍,所以這回他不再抓著聖女之子的手腕跑了,乾脆一個箭步上前將珣像米袋似地扛在肩上帶著跑。
珣被伯恩哈德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得花容失色,反射性地搥打英靈的後腦袋:「你幹什麼啦!」
伯恩哈德捂著被打的後腦,實在覺得自己的聖女之子很難伺候:「妳不是不想要自己跑?」
「可是我也不想被你這樣扛著跑啊!」珣又羞又窘,同時掙扎著想壓住裙子的下襬,伯恩哈德會意,主動幫她把裙襬壓住,沒想到後腦又挨了一記爆栗:「變態!色狼!不要偷摸我屁股!」
「我沒有偷摸妳!」伯恩哈德辯解,聖女學院的制服裙子做得這麼短又不是他的錯:「我只是幫妳壓著裙子,然後請妳不要再動來動去,妳已經夠重了,再動來………」
伯恩哈德話還沒說完,腦袋又被狠敲一下:「笨蛋!白目!你現在不要跟我說話啦!」
伯恩哈德實在覺得很莫名,他知道珣生氣了,卻完全不知道自己是哪裡又踩到對方的雷點。不過往好的方面想,珣生氣歸生氣,倒是沒有再搗蛋,伯恩哈德扛著聖女之子跑到船艙三樓,終於成功甩掉鬼盜船船長。
鬼盜船船長在三樓樓梯口追丟了人,左右張望了一下,便轉身下樓,伯恩哈德帶著珣躡手躡腳地跟蹤他,發現他回到二樓船長室進入待機狀態,才鬆口氣想說可以休息一下,樓下卻忽然又傳來一股細微的魔力、接著便看見鬼盜船船長又目露兇光地拿起西洋劍朝一樓殺去。
「到─底─又─是─誰─啊!!!」
別說鬼盜船船長要殺人,現在連伯恩哈德都有毀滅世界的衝動,而罪魁禍首也不難找,因為一回到一樓大廳就看見迪諾半躺在地上、跟聖劍上的繩子搏鬥。
「歹勢!被聖劍絆到、跌了一跤!」
「當跌倒屬於你的技能的一部分時,能不能請你看下時機再跌倒?」
「哎~這就是本大爺的實力、本大爺也沒辦法啊!」
伯恩哈德覺得自己好像得知了當年E中隊滅團的真相。
就這樣他們整整折騰了一個晚上,好不容易熬到日出,雖然無論是聖女之子的魔力還是英靈的體力都消耗了不少,不過眾人還是強打起精神合力將船長擊殺。
鬼盜船船長在死亡後身體化做光粒子,粒子擴散開來將整個渦戰環境塗白,本以為實訓到此結束,孰料當光芒溢去,眾人卻發現自己被傳送到實訓開始時的入口,弗拉姆從岩洞裡飛出來尖著嗓子說道:「我是吉祥物弗拉姆,將在這次渦戰實訓中擔任各位的嚮導與顧問。這次的實訓很簡單,在這座岩洞的深處有艘鬼盜船,你們的任務就是潛入鬼盜………哎唷喂呀!」
不等弗拉姆把話說完,伯恩哈德一把捉住小妖精兇狠質問:「你在開什麼玩笑?我們不是已經擊敗船長了?為什麼任務又重新開始了?」
弗拉姆掙扎半天,實在掙脫不開伯恩哈德的手掌心,這才不情願地低語:「你確定要我在這邊說?」
「快說!」
「那……好吧!因為你在這個渦裡的關係,所以這個渦的時空每隔一段時間就會自動輪迴。」
弗拉姆話音方落,伯恩哈德便感到四名聖女之子與三支英靈共十四隻眼睛全部瞪向自己,相同的意念幾乎都快形成真實的聲音:搞了半天,我們之中最大的地雷原來是你啊!
「那我們要怎麼出去?」
「只要在時空輪迴前完成任務就可以囉!」弗拉姆趁伯恩哈德吃驚的時候飛出他的掌控,然後朝岩洞的方向做出進擊的手勢:「所以不要再浪費時間了,卯起勁來在時空輪迴前突破這個渦吧!衝啊~~~~~」
弗拉姆說得很簡單,然而他們卻重打了十數次都還無法突破。
最後一次輪迴的時候,大夥兒正坐在甲板上等船艙門開,忽然從水中又浮出一名少女登上甲板。那是一個棕色長髮戴眼鏡的女孩,她身上制服的領子、裙子與鞋子都是藍色的,表示她是學生會的成員。
「你們到底在搞什麼?所有人都在等你們耶!你們到底打算在這個渦裡耗多久?」
少女的態度像是在罵人,加上先前又有分不清隊友與怪物的先例,所以珣、莫珂、蘿亞特與阿九幾乎都下意識地往自己的英靈身後躲。就在這時有兩隻殺手人偶從水裡竄出,它們一登上甲板就朝距離最近的少女衝去,結果少女連正眼也沒瞧這些小怪物一下,就用膝蓋撞碎一支殺手人偶的肚子、並在落腳時順勢踩碎另一支的頭,這下連四名英靈都開始覺得她有點兒可怕了。
「這個渦壞掉了。」最後還是伯恩哈德出面硬著頭皮解釋:「我們每次擊倒船長,渦的時空就輪迴到最開始的時候。」
「才不是這個渦壞掉呢!」弗拉姆立刻指著伯恩哈德反駁:「是這個人的因果導致這個渦的時空不斷輪迴!」
剛巧船艙門在這時打開,少女於是跟著眾人一起進入船艙大廳後問弗拉姆:「船長現在在哪裡?」
「在船長室,不過你們可以施展技能把他引來。」
「那就這麼辦吧!弗雷特里西。」
少女召出自己的英靈,利恩見狀連忙制止:「等一下!鬼盜船船長在夜間是無敵的!」
沒想到少女卻輕蔑地說:「不是他無敵,是你們的攻擊力太低,跟不上他的防禦力與回復力,才會產生他是無敵的錯覺。」
少女話音方落,鬼盜船船長便被弗雷特里西身上散發的劍氣引到大廳,只見棕髮英靈和鬼盜船船長虛晃了兩招便跳起來,兩把長刀揮砍得只剩下影子,轉眼就將船長斬成光粒子。
這回光粒子沒再擴散,而是在空中形成「MISSION CLEAR」的字樣,下一秒鬼盜船的場景便消失,珣、莫珂、蘿亞特與阿九發現自己回到現實,當她們把目鏡摘下時,剛好看見那名棕色長髮的學姐走出模擬室的背影。
$  $  $
回到宿舍後,舞鶴詢問學妹們渦戰實訓初體驗的感想,大家七嘴八舌地把經過說了一遍,沒想到舞鶴聽完後卻露出像是發現新大陸的神情:「哎?原來伯恩哈德還有這種功能喔?這樣我下次參加實訓時真的應該把珣帶上,這樣就可以多練習幾遍了!」
「學姐別鬧了!我們都快累死了!而且一直輪迴、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結束的感覺真的超可怕的!如果不是那個學生會的學姐進來幫忙,我們搞不好這會兒都還在那個渦裡面!」
「不過那個學姐也很可怕就是了。」阿九敬畏地補上一句,珣、莫珂、蘿亞特和舞鶴都心有戚戚焉地點頭。
「哎、學姐妳跟我們點什麼頭啦!」
「因為凱琪菈是真的很可怕啊!」舞鶴笑著說,態度沒幾分認真。
「凱琪菈?就是那個救了我們的學姐的名字嗎?」
「是啊!她是學生會的風紀,綽號『戰鬥教官』。妳們別看她一副手無縛雞之力的纖弱女子樣,凱琪菈操縱弗雷特里西的技術目前尤拉斯大陸無人能出其右,加上艾茵又愛對凱琪菈放水,真的非常令人苦手呢!」
舞鶴說得輕鬆,可是珣、莫珂、蘿亞特與阿九注意的完全是另一件事。
手無縛雞之力?
纖纖弱女子?
「學姐,妳說的『纖細弱女子』可是瞬間就踢爆兩支殺手人偶、連我們的英靈都沒這等戰鬥力好嗎?」珣忍不住吐槽。
舞鶴卻說:「聖女之子會和英靈共享力量,所以英靈越強、聖女之子也越強,妳們只要努力修煉,將來也可以變得跟凱琪菈一樣,所以我已經幫各位預約了從這週開始到學期結束每個週末的模擬室,妳們就以戰鬥教官為目標,努力鍛鍊吧v」
不會吧?
末了,紅髮學姐又笑著補上一句:「我和莉迪雅有空時,也會進去幫各位做修行喔v」
嗯,再見了,這個世界QQ

And that’s all…?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海皇洛琳 的頭像
海皇洛琳

Stromata

海皇洛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